☆星嵐★專職癡漢

這裡是星嵐,請多多指教(´・ω・`)
CP觀很奇葩(´・ω・`)是個職業癡漢⊂彡☆))∀`)

雜食主義 基本無雷(゚∀゚)

目前主食K
伏見病末期 給我ALL猿──

剩下的其他所有CP全部通吃可逆

副食
所有有舔過的ACG作品(゚∀゚)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列出了 我也很少會提主食以外的作品 但是如果想一起討(發)論(廚)的話也非常歡迎!!快來衝撞我吧 我們可以一起OPEN☆新世界的大門(゚∀゚)(#

BL BG GL通吃 無節操無雷點(゚∀゚)

還有我這個人講話很髒 各種意義上的 閱覽時還請見諒(

以上( ˊ∀`)ノシ

这一定是假酒吞

酒吞sama千秋万代一桶浆糊:

大家不要慌,新剧情里的酒吞一定是假的(如果编剧没换人的话)!




首先,章节名叫八歧大蛇的密谋——它的密谋是什么,难道就是让络新妇产子?如果是这样,大蛇未免也太智障了,跟之前指使八百卧底的简直判若两蛇。


再联系之前的章节,有一个场景里,酒吞无视身边一直注视着他的茨木,还说感觉有人在看着他,很不爽。一副看不到茨木的样子。


之后,凤凰火向晴明等人报信,说酒茨被敌所困,不能前来助拳。虽然从晴明的角度来看,酒茨实力强大,能脱困之后出现在他们面前也不奇怪,但我们能看到大蛇和八百的互动,两脸自信,仿佛一切顺利,尽在掌握,不像是猎物都跑光了的样子。


综上所述,我认为八歧大蛇的密谋指的并不是蜘蛛产子,而是另有玄机。真正的酒吞,或许还有茨木,依然被大蛇困住,没脱险。新剧情里出现的酒吞就是大蛇密谋的一部分——至于具体是在搞什么,还不清楚,但利用酒茨的身份总能搞些什么的吧。比如假扮鬼王,号令百鬼什么的?




假酒吞应该不具备真酒吞的全部记忆,甚至可能只是根据某些情报在扮演酒吞。


看酒吞的传记,显然早就认识狗子,而在新剧情里,他说狗子“看起来瘦弱,没想到还挺厉害”,仿佛初见。


有人说传记的时间是在这之后,那也说不通。如果这就是酒吞和狗子的初见,那狗子在酒吞面前初登场的身份就是黑晴明的走狗,传记为什么还要吐槽狗子“还在追随那个蠢货”?


新剧情的最后,酒吞看来对晴明产生了执念,连红叶和黑晴明都不在乎了。而他的传记三却说:一想起鬼女红叶的事,本大爷就一肚子的火!


从这两点来看,如果传记的时间发生在新剧情之前,则酒吞对狗子的态度无法自圆其说。如果传记的时间发生在新剧情之后,那酒吞对红叶的态度无法自圆其说。


最终得出的结论还是,新剧情的酒吞跟传记有冲突。




再说,酒吞的传记二里:晴明分离出来的黑影……暂时叫他黑晴明吧。那东西究竟是什么啊?就连本大爷也完全搞不懂。


注意,酒吞知道黑晴明是晴明分离出来的,却不知道他叫黑晴明,“暂时叫他”这种说法,是酒吞自己给不知名的东西起名。


然而新剧情里,酒吞一问,晴明就说,啊,是黑晴明在搞鬼。提到了黑晴明的名字,却没说黑晴明的来历。也就是说,按剧情来看,酒吞应该是先知道了黑晴明的名字,然后对黑晴明的来历一无所知,跟传记里是相反的。


另外,也许很多人都没注意到,第十章里——


酒吞:差点忘了,你这家伙失忆了啊。


晴明:你怎么知道我失忆了?


酒吞:呵,是啊,怎么知道的呢……


显然,酒吞对晴明身上发生的事,并非一无所知。


还有第十一章——


酒吞:等你知道全部真相之后,我再剥掉你因绝望而颤抖的脸,哼哼哈哈哈哈哈哈……


如果他并不知道晴明有两个,认为眼前的晴明就是诱惑红叶堕落的人渣,那他为什么认为这样一个人渣会在知道真相之后因绝望而颤抖?


我认为最有可能的情况是,酒吞一直有某种情报来源,早就知道晴明分裂成了两个,但不知道具体的原理,所以才说“分裂出来的阴影是个什么东西,连本大爷也搞不懂”。但“妖怪是通过气息来认人的”,阎魔也认为晴明和黑晴明是同一个灵魂(本来也的确是同一个人),所以黑晴明的罪孽就该算在晴明头上。晴明一直把自己和黑晴明当成两个人,而酒吞认为他知道后会因绝望而颤抖的真相就是,恰恰相反,这一切都得由晴明负责。


这样才能解释传记和第十、十一章里酒吞的台词。


而新剧情里酒吞的表现完全违背了这些。




最后的结论:我认为酒吞一定是大蛇或大蛇的手下假扮的(毕竟大蛇对八百说了,给她派手下。说不定是一个擅长幻化的,以后要出的新式神),茨木则有可能是真,有可能是假。


其实茨木几乎没有ooc。之前那个酒吞似乎看不到茨木的小情节,让我感觉酒吞和茨木应该是被分开了,而且是在他们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情况下被分开了(酒吞一直以为茨木不在身边,茨木则以为自己一直在酒吞身边)。根据这些,我猜新剧情里的茨木应该是个真的。


但是,在酒吞吹晴明的时候,茨木说没毛病,他以前一直就这样,这也是他的优点。


那么茨木眼中的酒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酒吞?


如果说,酒吞就是会吹捧那些打败过自己的对手,那后来因为屡次败给晴明而哇哇大哭,就很奇怪了。即使这样,茨木也发现不了破绽吗?


或许,最终茨木崩溃的大喊,不是因为“天哪,挚友的注意力仍然不在我身上”——对于这个,他应该很习惯了;而是,“天哪,这个挚友不是真的,我居然认错了挚友,把真正的挚友弄丢了,我罪该万死!”


说到茨木,从前面的剧情来看,我认为他是个看起来很傻很天真,实际上有些小心机的鬼。所以,在发现酒吞不是真酒吞之后,假装没有发现,也是很符合他性格的表现。




P.S.


看到评论里有人提到假酒吞的演技,我想起来有一点还没说。


之前写到,假酒吞也有可能是根据某种情报来扮演酒吞的。这个“某种情报”,我想到了两种可能性。


一种可能是,酒吞和茨木都是假的,是大蛇根据八百的描述捏造的。由于晴明遇到酒茨时八百也在场,他对酒茨的了解不会比八百更多,也就不用担心他会看出破绽。


而八百,第十章探索里可以看到她的发言:酒吞童子和茨木童子的关系,还真是令人遐想呢,呵呵呵呵……


所以,假酒吞和假茨木为什么演成这样?嗯,问八百吧。




另一种可能,则要提到酒吞的传说。关于酒吞的传说有很多个版本,其中一个版本说他是八歧大蛇之子。而八歧大蛇被封印多年,如果对儿子有印象的话,多半也只记得他小时候的样子了。


假酒吞,就是八歧大蛇印象中的酒吞,或者说是酒吞小时候(在爸爸面前)的样子。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假酒吞看起来像幼稚园的小盆友。


三岁看八十,真酒吞肯定还保留着幼时的某些特点,让假酒吞看起来跟他有相似之处。而这些相似之处迷惑了本来就戴着高度滤镜的茨木,让他最初觉得酒吞这样表现也没啥毛病。你说他跟平时有些不同?大概是今天心情不一样吧。


我甚至脑补了大蛇囚禁酒吞之后跟他对话——


大蛇:儿砸,跟耙拔造反去吧,成事之后耙拔让你当新世界的卡密~


酒吞:不当,滚!


大蛇:嘤嘤嘤,你怎么这样对耙拔说话,以前明明不是酱紫的!


酒吞(不想和他说话并涨了一层狂气):……


大蛇:不过,娃娃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也是很正常的呢,这种时候就要“顺其酒然”。对吧,儿砸~


酒吞(不想和他说话并又涨了一层狂气):……


……


当然这些纯属虚构,这样大蛇的人设就崩了——其实也没有,在外是霸道总裁,在家是儿控,有什么不对吗(笑)……

说点新剧情的看法吧

白羽寒离:

两个都崩了
首先就是酒吞,非引战。痴汉崩的就没法说了,然后我觉得哭的莫名其妙毫无道理,可参考之前的剧情,酒吞是一个很理智的人,他对输赢的方面看的并不是那么重,可参考之前的剧情,输了他也没有生气或者失控,而且从茨木小天使的传记,酒吞自己的传记和官方图鉴的介绍,酒吞绝对不是“巨婴”,而且酒吞很能分清主次,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还一直追着晴明打架尤其是黑晴明出现后,可参考十八和二十章剧情,然后是小天使,也是崩的没边了,小天使一直追着酒吞,但是他的心态很正,从小天使出现那章和传记来看。他知道自己为什么追着酒吞,很明白自己的情感。而不是个无脑吹。
最后,这游戏断断续续的玩了大半年,正式服也这样就真的a了。除了剑灵这是第二人设崩坏剧情劝退的。
😄其实很理解小天使,酒吞是很有人格魅力的,到不是“巨婴”吞。

K After Story~『Scepter4』(中譯)

Asymmetry:


原文:http://k-project-come-back.jpn.com/after_stories/

(部分意譯,中文翻譯,僅供參考)

-------------------

K After Story~『Scepter4』/古橋秀之

 

  「照相?」

  「是,法務局指示我們,從今年四月開始,每年度都須照相──包括『Scepter4』全員集合、及各部門成員的團照,還有、室長除了個人照之外,應另繳交複數與親信、護衛人員之合照,這言下之意……」

  見淡島似有所顧慮、欲言又止,宗像開口道:

  「原來如此,這便是有關當局所希望的『形式』麼。」

  表面上不過是照張相――實際上這「團體照」亦可用以確定「Scepter4」組織成員與佈署。

直到幾個月前,Scepter4說是青之王宗像禮司私有之「公然存在的幕後組織」也不為過,而現正逐漸確立其政府公家機關的正式地位,一一要求其提供相關文件、照片、其他各類資訊,正說明了這一發展趨勢。

  然而――

  「――非常好。」

  「啊……?」

  見淡島眉一蹙,宗像緩緩一笑。

  幾天後――

  「團體照……真有必要拍嗎?」

  伏見看來些許不快,淡島答道:

  「室長認為『有』。」

  平常,伏見便討厭照相,不僅因少年時期染指過一些輕微違法之事、也包含加入「Scepter4」後也經常擔任潛入調查的工作,習慣性想避開任何能被認出臉的機會。

  話雖如此――

  「有那種身分證用的照片嘛,我那部分請用那個貼在空白的地方,記得我中學時的畢業紀念冊就是那樣弄的。」

  伏見之所以說出這般孩子氣的建議,肯定只是單純出於「不想被拍」而已吧。

  『――原來如此,還有這種方法。』

  兩人胸口的通訊器傳來宗像的聲音,介入正在情報室交談的淡島與伏見間。

  『不如,由既有照片裡剪下所有隊員的影像、再合成,可能也頗有意思。』

  「室長?」

  淡島一反應,便感通訊彼端似傳來微微苦笑。

  「失敬了,說說笑,我認為需要親自說服伏見君,是以從剛才便一直聆聽你們的對話。」

  「是……原來是這樣。」

  『我是想,和你們一起拍張照片呢。』

  聞宗像此言,淡島稍稍挺直背脊。

  「……我不懂那有什麼意義。」

  相反地,伏見的嘴角不滿似地一斜,不過他的神情已從「不滿」轉為「質疑」。

  宗像禮司並不會為沒意義的行為浪費力氣,考慮到為了形式上的照相而影響到實戰部隊的編制及其風險,宗像反倒更可能一臉風涼、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提議方才他稱之為「說笑」的合成照片,況且,他自己說「想照相」是怎麼回事?還強調「和你們一起」又是什麼意思?

  為解此惑般,宗像再解釋道:

  『挑重點而言……我失去「王」之力,影響力減弱了,伏見君,沒錯吧?』

  「……對啦,也是啊。」

  伏見帶著些許遲疑答道,從這一提問依然看不出其深意,因此他欲探究般,續道:

  「和Jungle決戰的結果,失去了『德雷斯頓石板』」、連由石板賜予力量的『七王』都已不復存在,說現在的你不過是王之空殼略嫌誇張的話,不過也只是稍比Beta等級強一點程度、『還算強的異能者』罷了。」

  「伏見,你說得過分了喔――」

  『不,正如他所言。』

  宗像的話語打斷了淡島的斥責。

  『現在我的頭上已無「達摩克雷斯之劍」、也未有能證明「王」之權力的絕對力量,但是,即便「王」不復存、這世上依然有許多異能者存在,思及他們此後將引發的混亂,代表我賦予自身「青之王」的職責尚未消失。』

  「也就是說,現在這社會,還需要『青之王』……」

  『於是,已非「王」、我要完成「王」的職責,你們的力量是不可或缺的,這就是我們現在要「照相」的理由。』

  「對外宣揚之類的嘛?非是個人的異能、而是組織的團結才是『青之王』的源泉力……在我聽來只有冠冕堂皇之嫌。」

  『當然,那不過為表面形式,我正要說呢,我只是編造了一個好懂的理由,實際上這麼做的動機是――』

  宗像稍停頓,頓時又感他似在笑。

  『我以為偶爾、以這種形式與隊員們聯絡感情也不賴,只是如此而已。』

  「聯絡感情……嗎?」

  『感謝你能理解。』

  通訊切斷後,伏見嘖了一聲。

  一面觀察其反應,淡島悄悄佩服宗像的作法。

  宗像對伏見所述真意,約莫與之前跟淡島說明過的一半內容相同,伏見僅透過零星對話便能理解其意,可謂敏銳,也是宗像為引導伏見的反應、促使其行動而給予其必須的資訊,並隱藏了部分、點到為止。

  據淡島所知的「另一半內容」,如下所言:

  ――要求我們提交照片,是否是視異能團體為威脅的政府欲將Scepter4「攬為己用」,或者目的是要「步步掌權」?

  淡島吐露憂心。

  「此正好。」宗像道。

  「欲『攬為己用』代表能與對方『建立關係』、要『步步掌權』表示雙方『立於同一水平』,目前為止,我方與他們之間存在分界線,日前這一點遭Jungle識破,使彼此面臨危機,即便其目的為戒備,若對方主動來拉近距離,狀況於我等有益。」

  「那雙手探來想駕馭我們,相反地也表示我們能回之掌握……是這意思嗎?」

  宗像並未回答,再次浮現微笑。

  然後,此刻――

  「伏見――」

  「我能明白啊。」

  伏見懶懶地將身體往椅背一靠。

  「頂上散發光芒的『印記』雖不再,相對地宗像禮司卻取得了更能隨心所欲、使狡弄詐的立場……從今以後在世間和我們中間,這類如何在檯面下發揮實質影響力頗為重要吧,我雖討厭這樣的手段,但還是能明白有它的必要。」

  「你能想明白,就好。」

  「……那人莫名享受其中的樣子,令人火大就是了。」

  聽伏見彆扭的口吻,淡島不禁一陣苦笑。

  攝影當天――

  「――那麼先來試拍一下~三、二、一、拍!」

  按了兩三次快門,攝影師從鏡頭後抬起頭。

  「就這樣照還OK……那邊、室長先生左邊那位,能請您正對攝影鏡頭嗎?」

  「伏見――」

  宗像打斷了淡島的發話。

  「不、讓他這樣就行了,給他留張符合其風格的照片吧。」

  「是。」

  只見攝影師偏頭不解,伏見的臉更是往旁邊轉。

  「那要照正式的囉――」

  「特務隊,拔刀。」

  「「是!」」

  淡島一聲令下,從特務隊中挑選的八名隊員拔出軍刀、立於胸前。

  現今,那把由天指地之「巨劍」已逝,能證明「青之王」存在的,是無數由地指天的小劍。

  此正為『Scepter4』之首、宗像禮司所恃之力。

  「好~要拍了――」

  攝影師屈膝時,宗像小聲、卻堅決地低語。

  其言語,為身後的部下們賦予了新的驕傲與銳氣。

  「――以劍制劍,吾等大義無霾。」

 

鐵血的第一張塗塗是嘎哩嘎哩
鐵血的角色大概就嘎哩嘎哩我最好上手(?
趁25集出來前趕緊撇撇嘎哩嘎哩的笑容。・゚・(ノд`゚)・゚・
好想再一次看到嘎哩嘎哩展露笑容QQQQ一開始出場時那樣充滿自信又痞痞的笑容QQQQQQ
劇本到底跟嘎哩嘎哩什麼仇什麼怨இдஇ

然後我發現了一個好方便的上色方式

......對不起我還是不小心把他弄哭了(幹

可惡這次的情人節條漫我明明有提早開始畫為什麼還是遲到了(問你

過什麼情人節!!!結婚喇!!!(三小

其實這張也還是看完二期後就一直想畫畫看系列
嵌字真心麻煩 (ノA ˋ )下次還是用手寫的好了 雖然我字超醜(幹
然後關於最後面的婚紗照(?) 其實我本來只是想先給伏西咪稍微設計一下他的結婚禮服 這樣之後畫條漫對著看比較方便 結果一不小心就越刻越細然後就畫完了(゚∀゚)想說都畫完了不放出來也很浪費所以就乾脆塞在最後了!!然後順說伏西咪這件禮服是露背的喔!!(不重要 伏西咪性感的背部哈嘶哈嘶哈嘶^q^(室長:宗像拔刀

第一句的道謝 其實是有包含著謝謝你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關照著我的意思 兩人的默契和羈絆讓伏西咪即使沒有明說但是八田也還是有聽懂 兩個人都長大成熟了呢 好棒啊( ´∀`)

而且我覺得伏西咪婚後每次和室長吵架(伏西咪單方面)完 應該都會離家出走跑到美咲的租屋處避難www然後美咲就會很習慣的接過伏西咪的行李帶他進屋然後通知室長來接人順便被秀一臉恩愛XDD

求到現在還是妥妥的童貞的八田先生的心理陰影面積XDDD(?

混到今天才畫完的新年賀圖(゚∀゚)(
啊就是那個葫蘆猴...(ry
當然要來玩一下伏西咪啊哈哈哈哈(゚∀゚)(粉到深處自然黑(幹
這就是S4今年的新吉祥物了(゚∀゚)(???

好啦真的新年賀圖是這另外一張w
祝大家比古年快樂~~~ヽ( ˊ∀`)ノシ

女裝背注(?)

那個最近很紅的貓咪開胸小可愛w
發明這件小可愛的人......難道是天才嗎^qqqq^(幹
當然要先來給伏西咪穿穿看啊!!!(

其實我畫好一陣子了 但我在糾結要不要上色糾結了好幾天w但是最後還是覺得好麻煩所以決定無視了!!(ˋ・∀・ˊ)(欸

是說奶子那邊根本撐不起來啊伏西咪www(閉嘴


突然想畫點小清新(?
一樣是看完13集後就一直想畫畫看系列

一筆一畫刻石板跟達摩克里斯之劍真是讓人身心放空六根清淨 (???
剛好可以治癒一下我被安利美特台北總店傷害的幼小心靈。・゚・(ノд`゚)・゚・(到底


挖到舊圖來放一下www是我大一時畫的禮猿四格ヽ( ˊ∀`)ノ
那個時候我連伏西咪的髮型都不會畫啊wwwwwww

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好像只是想要畫顏藝的室長......(゚∀゚)(幹(室長:宗像拔刀

其實這張是我今年第一發的塗鴉w就獻給禮猿了^qqqq^看完13集後就一直想畫畫看兩人幫對方包紮的畫面^qqqq^
然後順說,病人服的褲子都是長褲所以其實伏西咪現在是沒有穿褲子的XDD因為伏西咪自己的內褲染到血了(大姨媽ㄇ(幹)),所以那是室長借他的備用內褲(?),超寬鬆的四角褲www
伏西咪自己的內褲大概是騷包緊身三角褲吧(???

然後我其實是想給伏西咪畫有點想生氣但一看到室長沒事了就又什麼都氣不起來了的表情(ˋ・∀・ˊ)(太複雜了看不出來好嗎#